目前的工作,總覺得自已如同Melville筆下的Bartleby一樣,每天重複著呆板無聊的動作,也同樣被關在小房間當中,也讓我懷疑自己的存在與否,會不會到了某一天,我也變得無法和人溝通呢?

每天,總是要自己走進這個監牢當中,在第十七層的空中監獄關9個小時,牢裡的小窗戶成了我唯一與外界聯結的通道。每天,進入監牢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開窗戶,打開這個聯結的通道。望著窗外的天空,呼吸緩緩流入的空氣,讓自己避免與身邊沈重窒息的空氣同化。聽著窗外車水馬龍的聲音,假裝自己也在監牢的外頭,吸著自由的空氣,仰望藍天。

愛種花的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