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台北車站走出來後,我們四個人就開始討論午餐要吃啥,這時就很麻煩了,因為四個人都是「啊~隨便啦。」,在南陽街繞一圈,最後的結果,還是吉野家(從台中大老遠跑到台北還要吃吉野家啊Orz)。

吃完中餐之後,離晚上七點半開場的VGL還有很長一段時間,這時D說:「要不要去地下街的女僕咖啡館啊?」,以前只有在網路上看過,想不到今天終於有機會開開眼界啦,難得四個人的意見如此一致(為了打發時間,我們才選擇去這裡喔,千萬不要想歪)。

走了一大段路之後,總算到目的地,當我們興高采烈地進入店內時,ouch,店內高朋滿座,「主人,請問有幾位呢?」女僕問,我的內心OS:喔喔,好奇妙的感覺。在我們表明有四個人時,「主人,不好意思,我們目前沒有空位,最快要等二個小時喔。」,二小時?太久啦,雖然我沒來過女僕店,但我也不想浪費二小時等,我們四個人只好黯然走出大門。不過,即使不能喝個咖啡,還是要拍張照片當紀念囉(鄉下來的咩)。



店內不能照,只能在店外照


離開女僕店後,我我們四個人又開始煩惱要去哪打發時間,雖然一路上有伯朗咖啡館和豆花店,但我們還是繼續往前走(啊不是說要找可以坐的地方嗎?根本只是想去女僕店而已嘛),這時,C問我:「你想要找地方坐還是去台大看cosplay?」,嗯~這個問題我花了不到0.5秒思考:「當然是去台大囉。」。難得上台北,坐在咖啡館裡殺時間豈不是太無趣了嗎?

我們搭乘捷運往公館站出發,但途中發生恐怖的事情。

(在捷運上)

我和C坐一邊,B和D坐斜對面。

C和我正在討論人生意義和社會現象,而B和D忙著偷瞄旁邊的正妹,突然,B和D很緊張地站起來。

「喂喂,年輕人,我們好像坐過站了。」B站起來準備要下車。

「我們剛才應該在古亭站轉車。」D也這麼說。

我和C抬頭看看電子告示,喲,怎麼到頂溪站了,而且車上人好少啊。

好像真的坐過頭了。

「還不都是因為你們二個一直偷看正妹,我和C在討論正經事,所以沒聽到車上廣播啊。」推卸責任先XD


頂溪站一到,我們馬上衝下車,很快地看了捷運圖,確定我們該坐哪條線之後,再搭反向車回到古亭站。到站之後,立刻往樓下月台飆去。剛好月台上有一班車,站牌也是淡水線往新店方向,簡直是太剛好啦,我們以百米賽跑的速度衝進車廂,門也正好在我們踏進去之後關上。

「呼~~別緊張~~,這不就搞定了嗎?」我邊坐下邊說。

過了一會兒,B和D又再次緊張的站起來:「我們好像又坐錯了。」

有沒有搞錯啊,大佬,我們不是在正確的月台上搭車嗎?雖然我是鄉下來的,好歹我也會認字認顏色吧。

可是呢,車上的情景,少少的乘客、有位子可坐,如此地熟悉,就像是剛才的翻版,似乎,我們陷入了死之螺旋。

「幹!搞屁啊!我們剛才明明是搭淡水線往新店,怎麼又回到頂溪站!」B發出怒吼。

「可能是鬼打牆,太恐怖了。要不然就是空間跳躍。」

「呷賽啦!最好整台捷運都跟我們一起鬼打牆!」B對我的結論不太滿意呢。

列車到站之後,我們馬上再衝到捷運圖前,發現……真的是頂溪站。此時捷運列車的聲音,漸漸地離我們遠去,列車行駛時帶來的風也吹過我們四人,忽然間,我終於明白動漫裡悽涼的風吹過是什麼感覺了。





我們就在古亭、頂溪站之間來回啊Orz

悲哀的四人,又再次坐回古亭站,剛好,又在同樣的地方看到一台列車。

「慢著,我們先不要上車,查捷運圖,等下一班來再說。」C慎重地告訴我們。

後來,列車開走,下一班車來了,車頭寫著淡水線往新店。啊,總算沒錯了,幸好剛才沒上車,要不然真是可以名列金氏世界紀錄之蠢蛋排行榜啦。


其實,這段過程當中,我思考出一個辣妹理論,如果當時我們跟著辣妹走,說不定早就到公館站了。
理論如下:一個活動必然有很多人會參加,辣妹自然是少不了,在路上看到許多辣妹往同一方向移動時,有極大的機會是往舉辦活動地點之方向前進,因此,只要跟著走就沒錯啦。

難怪當時在頂溪站,車上的辣妹趨近於零啊。或者,相機理論也可用於此類活動,路上看到有人帶著相當專業的相機,十之八九,目的地是cosplay或XX展囉。





後記:
古亭和頂溪站都只有開放月台的一邊而已,所以車次都走同一條線,而且以前去公館站時,都一線到底,不用轉車,所以我們都放心地坐著,沒注意廣播,難怪會鬼打牆XD。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愛種花的熊 的頭像
愛種花的熊

愛種花的熊

愛種花的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